AG亚游集团-Welcome_Page61633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金融業擴大對外開放: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放寬

                                                 金融業擴大對外開放: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放寬 

本報記者 張奇 北京報道 
“金融開放真的來了。”一位金融機構人士感慨稱。
11月10日,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國新辦吹風會上表示,中方決定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直接或間接投資證券、基金管理、期貨公司的投資比例限製放寬至51%,上述措施實施三年後,投資比例不受限製;將取消對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單一持股不超過20%、合計持股不超過25%的持股比例限製,實施內外一致的銀行業股權投資比例規則;三年後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投資設立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的投資比例放寬至51%,五年後投資比例不受限製。
消息一出,立馬引起業內廣泛關注。
“此次開放可以說是近些年來最大規模的金融開放舉措。” 東方金誠首席分析師徐承遠稱,“一方麵開放持股的金融機構涉及銀行、證券、保險等,基本覆蓋了金融體係中的主要機構類型;另一方麵,持股比例放寬到51%,且三年後不再設限。”
“此次放開持股限製,未來外資將有較大自主空間,一旦控股可能有更多動力在中國市場上投入更多資源、持續經營。”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稱。
他進一步表示,持股比例放開會增加國內金融市場競爭,雖然外資相對有優勢,但也不必太擔心。2001年製造業開放,當時大家都喊狼來了,但中國製造全麵崛起。“金融開放過程中可能會交一些學費,但是也會學到技術、提升服務,對投資者、消費者而言,都是比較大的福利改進。”
擴大金融開放
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指出,要擴大金融對外開放。十九大報告要求,推動形成全麵開放新格局。
“中方根據十九大報告做出擴大金融市場準入的措施,並迅速製定時間表、路線圖加以落實。中國金融市場準入開放是在中美兩國元首會晤期間宣布的,但是對世界所有國家的開放。”朱光耀稱。
具體而言,證券基金行業方麵,中方決定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直接或間接投資證券、基金管理、期貨公司的投資比例限製放寬至51%。
“現在的規定是49%。所以這個變化是具有極其重大意義的。”朱光耀稱。
目前,單個境外投資者持有上市內資證券公司股份的比例不超過20%,全部境外投資者持有比例不超過25%,基金公司要求外資比例不超過49%;如果是合資券商,要求境內股東應當至少有1名的持股比例不低於49%。
銀行業方麵,將取消對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單一持股不超過20%,合計持股不超過25%的持股比例限製,實施內外一致的銀行業股權投資比例規則。“從現在開始實施對中外資一視同仁的政策。”朱光耀稱。
何為一視同仁?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沒有明文限製,一事一議,即持股比例可能是無上限。當然前提是能否持股,行政許可會對股東有準入要求。”
保險業亦有相關放開。朱光耀總結稱,現在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向國內外宣布中國關於金融業改革,特別是金融業市場準入的重大改革措施。“當然這是政策的宣布,相關的金融監管機構要根據中國的法律和法規製定實施的具體條例,這個時間我想是非常快的。”
外界對金融業開放一直抱有諸多期待。2007年末,外資行總資產突破萬億,占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產的比重為2.38%。不過此後這一占比開始逐步下滑,2016年已降至1.38%。
數據背後的邏輯是,外資銀行一方麵是出售所持銀行股權,另一方麵是關閉在華網點。如美國銀行減持建行、高盛減持工行、花旗集團出售浦發銀行股權,減持案例逐步增多,以至於每次外資股東退出都會引發市場廣泛關注。此外,包括德意誌銀行、花旗銀行均關閉了部分在華網點。
華中科技大學教授、自貿區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波認為,外資撤出一方麵是受金融危機影響,為保全母公司會產生一個收縮效應;二是我國金融市場尚未真正對外開放,外資展業相對麻煩,可能未獲得預期回報,而前期布局相對較大。
徐承遠認為,此次開放向國際上傳遞了中國金融行業繼續擴大開放的明確信號,有助於穩定政策預期,有利於在中長期內吸引外資進入中國金融市場。不過外資的進入和退出,不僅與政策預期相關,還與投資回報率相關,外資仍有可能從某些投資回報率下降的行業流出。
影響幾何?
那麽,此次大幅放開金融機構持股限製會帶來哪些影響?
徐承遠認為,此次對外開放外資參股金融機構的股權上限,從積極方麵來看,有望產生一批外資控股的金融機構參與市場競爭,全方位引入外資股東的風控體係和金融產品體係,對豐富金融產品,進一步促進中國資本市場國際化具有重要意義。
無疑開放是把“雙刃劍”,影響如何取決於現有金融業主體多大程度上能適應國際化競爭。
陳波認為,“能否有效應對競爭”的問題類似於1999年問“加入WTO製造業能否應對衝擊”。當時大多數學者認為肯定會倒掉一部分企業、行業。不過事實證明製造業非但沒有被衝垮,反而利用了國際市場迅速成長壯大,使我國成為第一大貿易國和第二大經濟體。
“以目前我國金融成熟程度來看,可能會受到一些衝擊,但也會抓住國際合作機會,提高自身技能效力,服務質量也會大幅提升,正麵影響因素要大得多,所以我是相對樂觀的。”陳波稱。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目前我國金融業總體運行平穩,具備了進一步開放的良好條件,當前金融體係能夠接受外資以更高持股比例進入。“境外機構大規模持股國內大型銀行的可能性不大,但逐步提高對中小型銀行、保險、證券、期貨公司等的持股力度的可能性會相對更大一些。”
開放也將幫助有實力的中資金融機構更快進入國際市場。中信建投證券楊榮認為,對大行,有助於國際化業務開展:充分利用外資股東的全球網絡、跨境服務經驗等優勢,為人民幣國際化、“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專業化金融支持。對中小銀行,有助於經營效率的提升:放開持股比例限製有助於中小銀行組織架構、公司治理等方麵的深層次改革推進,提升其經營水平。
徐承遠認為,潛在風險存在兩個方麵。一方麵,對於國內金融機構來說,在麵臨強監管的同時,還將麵臨外資控股金融機構的競爭,部分金融機構將麵臨衝擊;另一方麵,對金融監管層來說,外資控股金融機構的監管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我國金融監管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內將麵臨越來越強的監管,防範係統性金融風險的力度日益強化,此次放開對於外資進入我國資本市場提供了較大便利,此次開放的潛在風險可控。”徐承遠認為。(編輯:楊誌錦)

 

下屬企業